贤妻难求之王爷请自重|068有心仪的人(一更)

推荐阅读:亚洲太阳城网上娱乐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快穿女主:男神,撩不停墨少贤妻放肆宠五胡明月重生九零辣妻撩夫权倾南北光灵行传永恒圣帝大佬退休之后
  “……”为什么要她?为什么,一定要她做自己妻子呢?

  褚诣的心里也在这么问自己,久久后,有了答案......

  他对她充满了着迷,她的脸蛋儿,她的身材,她的所有一切,他都很喜欢,他就是想和她在一起,就是看不够她,就是喜欢她做那些细碎活计时候的样子,就是克制不住的想和她亲密,还有,做更亲密的事情。

  可是,这些浪荡的想法,他怎么能和她说呢。

  仔细的想了想后,褚诣说,“你是妻子的最合适人选,宜室宜家。本王从来没见过比你更细心周全的女人,有你做本王的妻子,本王便没有了后顾之忧,更安心在外面做事了。”

  合适?宜室宜家?细心周全?

  看来,她给他的印象还不错。

  可是,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不是她想听的答案。

  她想听……

  秦慕瑾低了低头,心中嘲讽自己一句,你真当自己是什么天仙佳人儿了,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在短短相处的时间内俘获他褚诣的心,让他对自己心动?

  想了想后,秦慕瑾淡淡开口,“端王殿下,臣女有心仪的人了。”

  她的声音空灵,婉转,像黄鹂鸟儿似的,悦耳动听,只是,那说出来的话好像有冰冻三尺之力,瞬间让抓着她手的男人,脸色突变,就像从黑暗中爬出来的修罗似的,从里到外透着骇人的气息。

  “你,说什么?”褚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不由得将手里的柔荑攥的更紧,几乎要将那细小的骨头捏碎似的。

  秦慕瑾喉间慢慢滚动一番,唇上弧度又扬高了几番,抬眸正视着他,一字一句说,“臣女有心仪的人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她的心里是希望他们之间不再有这种感情的纠缠了,想着,骄傲尊贵如他端王褚诣,应该不会执着于一个心里有别的男人的女人吧。

  她这么做,就是要绝了他的念头,也绝了自己的。

  果然,在她说完这些后,男人的脸色有着明显的变化。当然,是难看的,铁青的,暴怒的......

  “……”褚诣狭长的眸子眯了又眯,从里往外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就像一头将要发威的野兽似的,下一秒,随时都可以将猎物撕碎似的。

  秦慕瑾不被他的脸色所骇,继续往下细说,“是臣女的表哥,十六岁那年,母亲和舅母还为我们议过亲,当时臣女年幼,并不想那么早嫁人,所以便拒绝了这门婚事。但是,臣女和表哥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臣女的心里是喜欢表哥的。所以,端王殿下,不好意思,臣女并不想嫁给您,臣女有喜欢的人,只想嫁于自己喜欢的人。”

  她真的不想再和他因为这件事情再多说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她不止一次的问过他,为什么非要她不可。他的回答,不是说感谢自己曾经对他的帮助,就是说他亲过她,连累了她的名声,是出于责任的,要不就是像今日说的这样,她性格好,细心周全,会是一个好妻子人选。言而总之,就是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不是因为喜欢她秦慕瑾这个人,而想真正娶她的。

  秦慕瑾的脸上划过一抹的自嘲,到底是她痴想了。像他这样的男人,能走入他心里的,永远都不可能是她秦慕瑾。

  可偏偏,她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心。

  “端王殿下身份尊贵,总不会想强要一个心里没有您的女人吧。”她笑着,但是,笑容却未达眼底,反而,里面蹙着淡淡的愁和难过。

  只是,褚诣不擅长和女人打交道,并没有看懂眼前女人眼中对他的希冀,还有她此时那克制着的难过。

  “你不会是在糊弄本王的吧?”褚诣还是不相信他刚刚听到的。他是褚诣,整个大魏能比的上自己的寥寥无几,向来只有他拒绝别人的,还从来没有人会拒绝他的。他不相信,眼前的女人会放弃做他的女人,而想要嫁给她嘴里的那什么表哥。

  她和表哥赵政谦确实是议过亲,所以,秦慕瑾并不怕他去查,故而十分镇定,“您可以去查,臣女和表哥的事情不算太隐秘的事情,我们秦家,还有舅舅家都是知道的,您随便找人一问便知。”

  “……”莫非,她真的......

  褚诣锐利的眼睛在她扬着的小脸儿上一寸一寸的移动,一直努力的在从她这张脸儿上找出破绽或是说谎的痕迹,但是,她的脸儿真是太平静了,若不是演技太好,就是,她所说的事情是真的。

  她真的是喜欢别的男人?想要嫁给别人?

  褚诣的心情,顿时糟糕到了极点。

  他对她,心里真的有很深的执念,就是一定要得到她,娶回家里举案齐眉,白首一生。可是现在,她告诉自己,她有心仪的男人,议过亲,就算要嫁,也只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她有喜欢的男人,她的心,属于别的男人?这怎么能让他好受呢!

  褚诣握紧了拳头,可他忘了,自己还握着女人的柔荑,他们手中还有玉佩。

  秦慕瑾被玉佩咯的生疼,语带痛苦,“端王殿下,臣女的手……”

  “你也知道痛吗?”他的心,好像更痛。

  褚诣低头,锋利的眼眸似刀似剑的逼视着她,若是眼睛有刀剑的功能,那她秦慕瑾,一定一刀一刀被他给片了。

  痛?她当然痛!她秦慕瑾是人生的,肉长的,又不是泥捏的,为什么不痛!

  但是,他脸色不对,秦慕瑾想肯定是自己刚刚的那些话惹恼了他,扫了他的颜面,他一时生气,才惩罚自己的。如此,她自然不敢在他生气的时候和他顶嘴,在老虎头上拔毛。想了想后,还是觉得保命要紧,就算手上再痛,也忍了下来。

  秦慕瑾红唇不自觉的撅了撅,露出了一些委屈的情绪,“您若是还不解气,就打臣女一顿,骂臣女一顿。臣女不喊痛了,一定受着。”

  在她心里,他不痛快了,对她一个女人就可以打骂。他褚诣,在她心里就是这么一个形象?

  褚诣听后,心里更生气了。他一直洁身自好,自恃从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或是越距的事情,怎么在她心里,人品怎么就那么挫。

  难道,是因为她不喜欢自己,所以,对自己没有什么好的期望和联想。

  他之前还以为,她是有一点点喜欢自己的,是有一点点的。

  “看来……“褚诣的手慢慢的松了力道,秦慕瑾的手也在下一秒一凉,最后完全垂在自己身侧,她低头看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时,男人清冽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又传入她的耳畔,”,,,,,,我们确实是不合适。“

  说完,他转身,所有的动作全落在秦慕瑾的眼睛里,成了慢动作,直到他的五官全都消失在自己视线里,只留下一抹高大伟岸的身影。

  秦慕瑾垂在身侧的手指立刻拢紧,紧紧的攥着,她只想留住只属于自己的,手心里残存的那抹温热。

  因为,这一次,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了吧。以后,应该再也不会相见。

  永远,一辈子,不再相见了……

  陈艳梅派来的下人在朋来客栈扑了个空,并没有找到秦慕瑾和褚诣,所以这吃饭的邀请,在这一天并没有送回去。

  燕儿看到褚诣气冲冲的走了,急的在身后直跺脚,而后她跑向自家主子,想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褚诣看着那么生气的走了。

  但是,她的主子脸色不好,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她看着这样的主子,最终还是没忍心问出口。也更是,在这种情形下,她即使去问她什么,她也不会和自己说的吧。

  想了想后,燕儿就跟在她身后,安安静静的当起了小跟班,什么都没说。

  秦慕瑾拖着沉重的身体在来时的路上走,这一来一回,同样的路程,这回去的时候,却感觉到了极其的漫长,一种遥遥无期看不到希望的感觉。

  秦慕瑾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道路,身心俱疲,嘴里连叹息都做不出了,目视着前方,空洞的走着。

  **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秦慕瑾就拍响了赵淑美的房间。

  锦儿打开房门,见是秦慕瑾,连忙行礼,秦慕瑾抬腿进了她的房间,留下声音,“母亲醒了没有?“

  “回小姐的话,夫人还未醒。“锦儿说完,以手掩唇打了个哈欠。

  “你去叫醒母亲,就说我们要准备出发上路了。“秦慕瑾走到她房间的窗户前打开了窗子,双手倚在窗框上往四周看着。

  锦儿见她等在屋内,不敢怠慢,抬步快速跑向最里面摇醒了熟睡中的赵淑美。

  赵淑美在锦儿的伺候下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面看,“我们不就是赶路吗,要这么早啊,多休息休息多好。”

  “早点出发,我们可以在天黑城门落锁前到达关山,在城里找客栈露宿一宿,否则,只能睡在半路上了。”女人特有的糯软声音夹杂着清晨微凉的声音送入赵淑美的耳朵,赵淑美在这样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的不同寻常,那是一种没有起伏的声音,漠然,还有一些心死的感觉。

  她眼眸动了一下,微寻思后,状似不经意的问道,“慕瑾,昨日你艳梅姨在家中设宴为我们践行,派人来客栈接你,你没在客栈,是去哪里了?”

  昨日的事情又被提起,那种不痛快的回忆也接踵而至。

  “……”秦慕瑾放在窗框上的手指猛地攥紧,骨节之间都泛白了,她狭长微卷的睫毛颤抖着,像扑动的蝴蝶的翅膀一般。

  没有得到她的回答,赵淑美心里有了别的想法,自然是有关她和褚诣的。

  微顿后,赵淑美看向自己的丫头锦儿,对她轻声说,“你去打水吧,我自己来。”

  “是。”锦儿松开为她整理衣服的动作,行礼,手脚麻利的下去了。

  赵淑美从床上下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往外走去,直奔秦慕瑾。她走到她身边停下,抬手,将她面向外面的下巴颏勾了起来直视着,“和端王出去了吧?”

  “昨日你艳梅姨也请人叫了端王殿下,他也不在,回到客栈我朝小二打听了一下,他说端王在门口注视你许久,见你往外走,也跟了上去。”

  “慕瑾,你是什么孩子母亲知道,若非你不喜欢端王殿下,断不会和他总这么私下相处的!”

  “所以,你喜欢的是端王殿下,而非你表哥政谦。”

  “不,女儿喜欢的是表哥,不是端王殿下。”秦慕瑾想也不想的就否定了她母亲的猜测,只是,她的话虽然坚定,那双水眸却眨个不停,并没有给人多少的信服。

  “慕瑾,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你明明心里是有端王的,他心里也是有你的,你怎么就总要矢口否认?”

  慕瑾是自己的女儿,她什么性格还有谁比她这个做母亲的更清楚,若是她喜欢的真是政谦,当时她和嫂子给她和政谦议亲时,她早就同意了,不会那么决绝的表示不嫁。所以,她并不喜欢政谦。

  而端王殿下,她若非不喜欢他,不会总和他出去,不管什么理由,更别说什么大庭广众之下拥抱了。所以,她是喜欢端王殿下的。

  现在是,她不喜欢政谦,而非说喜欢政谦,喜欢端王殿下,而非嘴硬的说不喜欢,赵淑美的心里,是真有点看不懂自家女儿的这个操作了,真不懂她到底在搞什么。

  “……”她心里有他又如何,喜欢他又如何,但他不喜欢自己啊。他不喜欢她,而要让她承认喜欢他,她做不到如此自轻自贱。她别扭的也是这个。

  秦慕瑾吸了一下鼻子,抬手就要将自己的下巴颏从她手里抢走,毕竟,和她这么对视着,她有点心虚。因为,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和任何人说这些话的,包括她的亲生母亲,也不可以,她说不出口。

  赵淑美见她紧抿唇瓣不开口,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慕瑾,母亲并非一个爱慕虚荣的母亲,不是借你高攀端王殿下,为我自己获得什么利益。“

  “母亲,也是为了你好,为了你今后的幸福啊。“她说,“我们也是在京都的,在天子脚下生活的,端王殿下的智慧,才干,人品,我们也是有所耳闻的,像端王殿下这样正派的男儿可是不多的,更何况长得又是仪表堂堂,气质贵气。这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佳婿啊,你若真嫁给他,母亲说不好你会有通天的富贵,但是一定会吃穿不愁,夫妻举案齐眉,白首一生的。“

  “母亲希望你别耍小性子,既然他喜欢你,牢牢的将他抓住,回京都之后,让他请旨赐婚,将你们的婚事提上日程。“赵淑美充满希冀的看着她。

  “……“母亲是为了她的幸福着想,才想要她和端王在一起,这个秦慕瑾自然是没有疑问的。确实,褚诣在京都贵族圈里有很高的地位,几乎所有的长辈都很喜欢他,喜欢他的人品、相貌、身份地位,但凡家里有女儿的孙女的,几乎都想嫁给他,相信和他一起一定会生活的很幸福的。所以,她母亲有这个想法,她不觉得奇怪。

  但是,她不同意她后面说的,自己嫁给他会和他举案齐眉,白首一生。她平常看着温婉,似乎是没什么脾气,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她自己知道,自己性格很强,绝对做不到眼里有沙子,褚诣不喜欢她,她就无法忍受和他在一起,这对于她来说太难以忍受了,因为她会胡思乱想,会患得患失,会将自己折磨的不成人形。如此,她宁愿自己从来就没有得到过。

  她秦慕瑾唇瓣抿了抿,顿了良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女儿喜欢的是政谦表哥,就是喜欢政谦表哥,所以女儿有的时候会刻意的避着政谦表哥,这是女儿在害羞。至于端王殿下,女儿对他确实是没什么想法,是他刻意的对女儿死缠烂打,还以父亲哥哥的仕途做要挟,逼女儿就范的,女儿是迫不得已才和他相处了几日。”

  “你说端王殿下拿你父亲哥哥的仕途对你做要挟,要你……“赵淑美的双眸瞠大了许多,有点不相信这些话是真的。

  “恩。“秦慕瑾轻轻点头,表示自己刚刚说的那些事真的。而且,确实,她也不算是撒谎吧,她依稀记得褚诣是有提过自己父亲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是自己的下巴颏。秦慕瑾在自家母亲微楞神儿的功夫,将自己的下巴颏从她手中拔了出来,而后,做了个总结,“母亲,女儿大了,知道什么是喜欢,若是真喜欢一个人,肯定是希望嫁给喜欢的人的。若是端王殿下一心想娶女儿,女儿也是真喜欢他的,凭着端王殿下的身份,才貌,女儿干嘛不要嫁给他呢,这样根本没有理由的嘛。现在女儿不想嫁给他,确实是女儿心里有人了,喜欢的是表哥。所以,才不希望和端王殿下有所牵扯的。”

  “和端王殿下的事情,您就别再纠结了,我们就此打住吧。“说着,她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衣袖,而后挽着她的胳膊往梳妆台前走,边走边说,”女儿替您梳头了,女儿虽然没有锦儿的手艺,梳不了很华贵的发髻,但是简单的女儿还是会的。我们长途跋涉,最重要的就是轻装便行,女儿觉得自己手艺正正好。“

  赵淑美还在仔细的琢磨她刚刚的话,琢磨来琢磨去,总觉得有哪里是不对劲的,半天后,她歪头看向正拿着梳子给自己梳妆的女儿,顿后,说,”好,既然你说你喜欢你表哥政谦,那回京都后,母亲再去找你舅母,将你俩亲事定下,年底你们完婚如何?“

  她这话一落,秦慕瑾手中的桃木梳‘啪嗒’掉在了地上,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久久的回不过神儿来。

  “母亲……“她不想嫁给政谦表哥,也不想嫁给褚诣,秦慕瑾在心里使劲的呐喊。此刻的她,感觉自己现在就跟跌入了沼泽地里,使尽浑身解数就是拔不出来自己。她现在,有点绝望了。

  “若是我没看错,你现在的表情是……不愿意!“赵淑美认真的看着铜镜中失魂落魄的自家女儿的脸儿。

  她不愿意,她当然不愿意。政谦表哥只是她拿来拒绝褚诣的借口,她只把他当哥哥看,妹妹怎么能嫁给自己的哥哥呢,一点点的男女之情都没有。她不愿意,也不能。

  “母亲,时辰真不早了,我们要早点出发,否则,该赶不上关山城门时间了,它落了锁,我们都要睡在城外。”秦慕瑾慌忙转移了话题。

  不过,她的转换方式有点生硬,给人以欲盖弥彰的感觉。

  赵淑美看着对自家女儿关心很少的样子,不问她什么,或者说自家女儿对她也有所保留不说什么,好像什么都不了解的样子,但是,她又不傻,不会什么都感觉不到,什么都想不到。她也能看懂她的一些眼神儿,一些情绪,或者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像刚刚那欲盖弥彰的话,她就感觉到了她之前说的政谦,端王,还有她之间的关系,是有问题的。

  看来,她想要知道更准确点,就是要逼她一把。

  想了想后,赵淑美说,“母亲只告诉你这一句,就是回京都后,母亲就去你舅母家商量你和政谦的婚事。是你说的你喜欢政谦的←你可以遂愿,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秦慕瑾呆若木鸡。

  赵淑美不放过她脸上的所有表情,唇角勾了勾后,眼帘一低看了眼掉在地上的梳子,“你不是着急赶路嘛,梳子捡起来吧,替我梳头,勿要耽误时间。我可想早点回京都,你婚事定下来后,我总算是又了了一桩的心事。”

  “……”秦慕瑾。

  赵淑美得逞的又勾了勾唇线,慢慢的闭上了双眸。

  https:///57_57452/162458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
贤妻难求之王爷请自重最新章节http://yztycwsyl.1999dz.com/xianqinanqiuzhiwangyeqingzizh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贤妻难求之王爷请自重http://yztycwsyl.1999dz.com/xianqinanqiuzhiwangyeqingzizhong/贤妻难求之王爷请自重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贤妻难求之王爷请自重》版权归原作者芦苇席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万千宠爱[快穿]江浩秦韵重生之商女为妃独步九天风扬星月金牌至尊叶轻魂林如霜龙浩雪柔透视神医兵王林若风苏依依超凡鉴宝师陈修李莹莹名门千金:重生全能影后亚洲太阳城网上娱乐

网站地图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连环百家乐庄和闲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网站地图 网上百家乐赌场 申博桌面版 太阳城2007
网络牌九娱乐平台 澳门真人赌场 申博太阳城138官网 太阳城娱乐游戏
乐点彩票新加坡2分彩 模拟淘金游戏 w88优德备用网址 皇冠即时赔率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陆 申博官网登入不了 太阳系唯一的恒星 线上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陆 澳门赌博开户 利豪棋牌完整下载 阳光在线正网代理
585DC.COM 583DC.COM XSB818.COM 117PT.COM 718sj.com
1113886.COM XSB438.COM 998XTD.COM 96jbs.com 688PT.COM
1113898.COM XSB538.COM XSB318.COM 777sbib.com XSB599.COM
988XTD.COM 978jbs.com 175SUN.COM 33TGP.COM S6182.COM